爱厚护厚

【昊健】窥

中长。
现实衍生。
ooc属于我。

00

董子健是有过动摇的时候的。

男孩子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总是像经过了吹风机似的温柔,轻而易举就能从中窥探出七分柔情。
三分他不愿意面对的期翼。
逃不开的呀。
董子健揉了揉酸痛的眼睛,有一下没一下的咀嚼着嘴里的甜瓜。
天黑了,只剩下了露营的帐篷里的摄影机还在发着光。
摄制组在一旁收拾道具,从海滩赤着脚往回走的男孩儿走到他身边坐下,顺手摸了摸他的小肚子。然后侧过脑袋冲他笑。
刘昊然的眼睛很亮。接触到的时候总能感觉到少年特有的鲜活气。
董子健总是无数次生生觉得被烫到。
于是他撇过头,不自在地清咳了两声。他站起来,向搭好的帐篷走去。
末了还是在帐篷前顿住了,他微微侧过头,却也没看着他,犹豫了半晌,说,“早点睡,长个儿。”

刘昊然愣了一下,拿着董子健喝到一半儿留下来的汽水罐子,他仰起头一口气喝完,然后起身走进了帐篷。
浪花拍打的声音被扯开,生硬地丢进冻土层。
他在那一刻脑海中所能想到最清晰的画面,就是一次录制庆功宴上,新来的女嘉宾笑着调侃道,“你和刘昊然的关系倒是挺亲密无间。”
一边剥小龙虾的董子健微微愣了两秒,然后恢复了平常懒散的语调。“我和昊然是亲密的人。”
怪怪的,被强调化的语调。
像是被灌进了水的棉花硬生生地梗在心里。
叫人逃脱不得。

刘昊然觉得挺难受。

【林秦】偏偏

ooc归我

无聊伴着生活 浪漫无处消磨
我是一个禁不起夸奖的人 如果你夸我 那我就亲你

0
林涛怕老鼠。
这对于一个刑警大队队长来说多少有些抹不开面子。所以当李大宝躺在转椅里笑的前仰后合的时候,林涛想为自己辩解一点什么,但怎么说都有些底气不足。
他放弃了徒劳的挣扎,颓然的整个儿跌陷在椅子里。
李大宝却想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止住了笑声,转了个身子挪到林涛身边。
眼神变得狡黠明亮。
她往办公桌后面正在翻阅资料的男人的方向努了努嘴。在林涛耳边压低声音说,“那你说,秦明他怕什么?”
林涛神情一愣。
他当然知道秦明怕什么。
他望着眼前紧锁着眉头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西装妥帖挺拔的男人。
他断然是从不允许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别人面前,于是想起窥见这个人难得狼狈的样子,笑着摇了摇头。
只是,不会想到以后会有那一天。

雨水打湿了鞋面,他蹬上了台阶,拿下了雨衣的帽子。他的手在空气中滞留了几秒,然后轻轻叩响了门。
三声。
足够让人听见的音量。
不过一会儿,门就被打开,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。
秦明看了看他身后,再看了看他,甚至连神情的起伏也没有。这一次林涛没有带啤酒龙虾,跟在后面的是一群表情木然的刑警。
“不要反抗,不然我们大家都难堪。”
对方只是看着他,倒是没有半点要反抗的意思。
然后向他伸出了双手。
秦明从来不做愚蠢的事。
倒是这刑警大队的队长,从手下手里接过手铐,眼睛却没有直视过面前的人。
这对林涛来说,很难。
比让他抓老鼠,还难。
比让他,坦白自己那么多年的龌龊心思还难,还难。
“你浪费的这两分钟时间,给了嫌疑犯逃跑的机会,下次再有这种情况,你的饭碗别想要了。”
秦明终于开口了,语气淡然。
他只身走进雨里,后面的人赶紧跟上,把手架在他肩膀上。
林涛望着雨里的身影,肩头渐渐被雨水淋湿。
他的目光,在他背上摸了一下,又摸了一下。
他看见秦明被推搡上车,他弓着身子,手肘撑在膝盖上,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。可是林涛看得到,那个人克制不住的嘴唇发颤。他的脸色苍白得像是打了霜。
林涛只觉得,胸口堵了一团莫名的情绪,浓的化不开。

林涛知道,秦明怕下雨天。